【网赚新闻分享】淘宝网10周年 草根网赚改变命运

此新闻文单纯分享方便自己与朋友阅读。希望在看的您一样可以与我分享更多

淘宝网10周年 草根网赚改变命运

来源:帮一帮网赚私塾 更新时间:2013-05-10 15:45:06 2095
       (帮一帮网赚私塾讯)-今天,是淘宝网诞生10周年。10年间,数以千万的卖家在淘宝上开网店,500万-700万家网店存活至今。
  -如今,6.5亿淘宝会员组成了一个强大的“商业帝国”。网购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,它也改变了无数人的命运和生活。
  阿里巴巴集团CEO马云在今年1月15日夜晚发了一份内部邮件,宣布辞职,由现首席数据官陆兆禧接任CEO一职。他把辞职的时间定在5月10日。
  马云选择这一天辞职,因为这一天是淘宝网诞生10周年的日子,他要一个圆满收场。
  2003年—2013年,C2C平台从诞生到现在,不过10年光景。10年之间,数以千万的卖家在网上开店,500万-700万家网店存活至今。10年里,每个买家的消费历史,合力构成了这个时代经济发展的一支脉络:从2003年的3400万元交易额,到2008年的1000亿元,再到2012年的1万亿……其实,身在互联网时代,所有的脉络都丝丝可见于这些大数据中。
  网络开店时代里,究竟有多少卖家的命运因此改变?在这10年正好走完的今天,让我们将目光投向这群人,从他们的故事中感受网络带来的巨大变革。
  底层小人物的“逆袭”
  2003年5月10日,淘宝网诞生,20天后,它迎来了第10000名注册用户。
  2008年,淘宝网交易额达999.6亿元,一跃成为亚洲最大的网上零售商圈。
  2012年12月3日,阿里宣布,大淘宝系年度交易额已突破1万亿元,其中淘宝网占了8000亿。
  6.5亿淘宝会员,组成了一个强大的“商业帝国”,吸引无数卖家入场“吸金”。撇开商业本身,也许今天我们应该思考一下它的社会意义,当网购已经渗透到社会的每个角落,它将如何改变人们的命运和生活?
  弱势群体的扶持意义
  今年4月24日,张云成迎来了他第33个春天,对于一个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患者,这已经是“超额完成了任务”。他在微博上留了一段文字:“今天阳光还算不错,只是风有些大,在楼下和朋友坐了一会,聊天吃水果,看天上的白云。”
  8年前的夏天,张云成兄弟去北京求医,无果。二哥张云财奔走在偌大的北京城四处打工,老三张云鹏、老四张云成都因为重度肌肉萎缩,只能枯坐在京郊的出租房里,一家人穷困潦倒。2006年初,张家兄弟偶然得知了淘宝网,开始尝试在网上开店“求生存”,代理化妆品、加湿器、服饰……多年以后,这家名为“鹏程e购”的小小网店已经是5蓝钻的店铺,虽然生意不算太旺,但足以维持一家人的生活。
  残疾人就业难,一直是个社会问题。中国政法大学曾在十个城市做过调查,残疾人群体以65.6%的比例位居就业歧视榜榜首。然而,在人与人并不直接接触的网店面前,张云成发现,残障人群隐去了最大的弱点,他渐渐消除了面对社会的心理障碍,找回了尊严和自信。
  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市场营销系副教授张喆长期从事电子商务研究,她曾听说过很多残疾人开店创业的故事,不少故事让人动容:“网店藏于幕后、分工细化的特征,决定了扶助弱势群体的可能性,比如双腿行走不便的人完全可以做客服,聋哑人可以负责打包。他们完全有能力打理网店,并因此改变自己的命运。”
  根据粗略统计,淘宝网成立10年来,超过3万名残障人士选择在这个平台上创业、就业。为了扶持弱势群体小卖家成长,淘宝公益平台在2010年10月开通了残疾人创业公益通道,并于2011年升级了读屏软件,方便盲人卖家群体。在上海,由5个盲人大学生共同经营的一家叫做“用心创世界”的淘宝店,团队人数已经扩展到20多人,并开始向淘宝皇冠店和天猫商城输出盲人客服团队外包业务。
  底层卖家的社会出路
  前不久,马云在斯坦福演讲的时候,说起了一件轶事:他每次去杭州的小饭馆吃饭、水果摊买水果,都有人主动帮他买单,弄得他很不好意思。他讲的这些玩笑话,其背后的意义,是无数中小卖家对他的肯定和推崇,也回报了马云时常挂在嘴边的那四个字:社会责任。
  在与专家学者的探讨中,所有人都提到了一个单词“小而美”,这是马云在2012年网商大会上提出的概念。张喆表示,按照整个社会大环境的现状,一般来说,弱势的中小企业、中小买家根本敌不过行业内的寡头垄断者,而淘宝就像一个小社会,它正在帮助中国社会底层一大批人找到一条新的出路,改变自己的命运,这就是它最大的社会意义。
  今天,大概没有人能确切统计出因为网络开店而彻底改变命运的人有多少,但记者经过大量采访后发现,很多成功的卖家,在几年前,都是挣扎在社会底层的群体:蜗居在山沟沟里的农民、毕业即失业的大专学生……而其中的一部分人,把网店当作自己的一切,所有的生活、工作、甚至是感情都依托其上。比如右手右脚瘫痪的绍兴人陈晓良,因为开网店与一位姑娘结缘,成就了美满婚姻。
  易观电子商务行业中心总经理冯阳松说,初步估算,目前淘宝网上有500万到700万的卖家,今后这个数字还会急速增长,还会有更多人在网上开店。不过,他表示这个平台并非“无底洞”,也不代表所有的卖家都能生存下去。随着卖家的增多,网上开店的压力会越来越大,有能力的人才能存活。“何为有能力?一种是做生意的能力,还有一种是指专业能力,例如创意类产品、原创小品牌等将跃上网店舞台,实现‘小而美’的多样性。”
  网络再分工的职业前景
  一个网店,能催生多少新职业,也许很多人并不清楚。
  与消费者距离最近的是快递员与客服。据国家统计局的资料显示,去年我国的快递业务总收入突破1000亿元,较2011年同比增长39.2%,带动了快递服务行业就业人数的高速增长。同样,许多店主靠单打独斗已经无法应对每天的交易,他们开始雇佣网上客服。据了解,专业化分工经营的网店一般都会聘请2-4名网店客服,目前整个淘宝网的网店客服数已经达到了284万人。有专家认为,网店客服至少还存在60万个工作岗位缺口。
  还有更多看不到的新职业,比如淘女郎,也就是网络模特。淘宝运营掌门人语嫣告诉记者,淘女郎平台目前从业人数高达37638人。除此之外,从网店装修师、网店摄影师到专业修图人员,从从事营销推广的“淘宝客”,到帮助网友选择服饰的“搭配师”……根据初步估算,为支撑这巨大规模业务量的直接间接就业人员,目前已经超过1000万人,这显然是一个积极的信号。
  “当一种新的商业模式出现,必然会出现全新的社会分工,改变价值链的构建过程。”张喆表示,很多人此前觉得网店是“去中介化”,但当它慢慢发展细化,又会出现“再中介化”,催生新职业,帮助更多人就业,“这种变化可能会冲击到传统领域的社会分工,但它确实是一件好事。”
  开了10年的“夫妻网店”
  一直以来,黄银对两件事特别自豪。其一,他是为数不多的首批在淘宝开店的卖家,店铺首页那亮闪闪的5个皇冠和超高的“用户粘度”,让后来的卖家望尘莫及,羡煞了眼。其二,因为和女友一起开网店,他收获了家庭。
  大一时抱着赚零花钱的心态踏足网络交易的时候,黄银从未料到,他的人生轨迹就再也没有进入到“毕业找工作、进公司、职场升迁”的普通模式,网上开店从此改变他的整个生活,包括最重要的事业和家庭。
  “第一桶金”赚足大学学费
  黄银最早接触淘宝是在2003年,那年他读大一,暑假闲来无事,用“猫”上网浏览时“瞄”中一网站,它可以在网络上实现买卖交易。黄银觉得有点意思,就注册登记了一家网店,并取了个好听的店名“夕溪の良品”,和女友一起在网上挂了点小饰品卖。
  之所以注册开店,黄银主要冲着这个网站的免费政策。那段时间,ebay(1995年在美国注册的网上购物市场)正当红,一股网络交易的风尚从欧美吹入国内。此前数月,黄银也在ebay上试着卖点自己闲置的二手小物品,有了基本的电子商务概念。然而,ebay是要钱的,无论是挂图还是交易都有手续费,对于囊中羞涩的大一学生来说有些“伤不起”。他“跳槽”了,从知名网站ebay跳到了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国内交易网站。
  这个网站叫做淘宝网。黄银7月份注册的时候,才“开张”了2个月,名气不大。黄银并不知道自己是第一批入驻的网店卖家。
  事实证明,这个选择是对的,因为后来的一切顺利得让人不敢相信。2003年,一场SARS助推了大量年轻“宅男宅女”网络交易的习惯,网店营业额在短短一年间就实现了飞跃式的增长,最后净收入稳定在每月2000元至3000元,对于一个穷学生而言,简直一夜之间变成了“富翁”。黄银读的是民办高校上海建桥学院,学费上万元,“大二起的学费,还有每月的生活费,都是通过淘宝赚来的钱自己付的,没用过家里的一分钱。”他很自豪,觉得这是一种独立的象征。黄银说,那个时代的互联网交易,主要靠的是口碑传播,网店的主要客户群是学生。那时候,淘宝网为打响品牌,还赠送大量广告位,主动为他导入大量的陌生客源。随着网店的做大,黄银售卖的东西也随着大家的需求一点点拓宽。
  到毕业那年,同学们忙着找工作进单位,月薪普遍在2000元到2500元,而黄银的每月净收入已经达到了5000元。他琢磨了一下,索性也不找工作了,专职经营网店,以此为生。
  毕业不久,大一时的女友,变成了他的老婆,这家店也变成了“夫妻店”。
  见证网店的时代变革
  黄银至今还记得第一代淘宝网的样子,那是一个很简单的页面,链接多图片少,“长得有点像现在58同城这种信息分类网站”,主要交易的都是二手商品,而且交易主要靠诚信。
  但没过多久,第一个变化出现了。2003年10月,支付宝“落地”,这个第三方支付平台让黄银印象很深——它解决了买家与卖家的信任问题,让买家敢于下单。支付宝推出之后,黄银的小店人气明显高了,每天的单子接到手软。
  新的问题又出现了,第一代淘宝网的订单系统停留在“手写”时代,物流单、评论留言……什么都要手动操作,黄银的电脑前曾经有一沓本子,他每天像做功课一样,用这些本子来记账和记录买家的各种信息。有一次,黄银填物流单子时,不小心填错了地址,包裹绕了一大圈没寄到买家手中,几个月后,买家愤而给了个差评,这也是他开店之初少有的几个差评之一。
  其他的差评都是因为物流问题。2004年前后,社会物流刚刚起步,“四通一达”还在布置网点,许多城市都到不了快递,只能发邮政,速度像“龟爬”。黄银当时接了个单子,买家的住址离他家很近,仅仅隔了两条马路,黄银纠结了一下,最后还是打算“专业点”,发邮政,结果,这个平邮一个星期之后才到买家手上。黄银回忆,当时买家看到发货地址时表示很“吐血”,差点又要甩出一个差评。
  不过,这些问题随后都一一解决。电子化的后台系统代替了手写时代,小区门口的快递公司也多了起来,送货范围也越来越广。现在,每天早、中、晚三次,快递都会上门收件,黄银只需要坐在公司里点货就行,而另一边,全国各地的买家也只需要待在家里,等着快递按响门铃,送货上门。生活的便捷,大抵如此。
  坚持下一个十年
  如今,黄银的网店共有3个员工,他和老婆负责进货、客服和管理,2个员工负责发货打包,还有一个人兼职拍照和修图。为了扩大仓储空间,他租下了一套民宅,扣除房租和员工工资,黄银的小店月收入在1万元左右。
  这个收入水平,其实在淘宝卖家中并不算高。那些月入百万,开着宝马奔驰迎头赶上的后来者,让黄银开始反思自己的一些不足,“起步太早,赚钱太快,很容易出现经营上的惰性,慢慢变得墨守成规。”黄银这几年一直在对比那些做得很成功的女装饰品店,发现成功的方向有两种,一种是做“大卖场式营销”,还有一种就是小众专卖店,做足精致。未来选择哪个方向,黄银比较迷茫,还没有明确的想法。
  不过,每当想到自己是开店10年的前辈级人物,他还是很自豪。和他同期开店的卖家当中,绝大部分都已经关店。这10年中,黄银的高中同学、大学同学、亲朋好友前仆后继地上网开店,最后也在大浪淘沙中一一离开,能坚持下来的没几个。
  这两年,随着网店数量的急剧增长,黄银也感觉到了行业竞争压力,特别是实体店转入线上经营给小卖家带来了巨大的冲击。但有一点,黄银是十分明确的,就是继续将这个让他收获了事业和家庭的网店做下去。他觉得,网络开店是现在的潮流,也是未来的大趋势,无数职业将因此催生,无数人将因此谋得工作,更有无数人的生活将因为网络得到便利。
  “试水”网店的4050族
  早上9点半,金剑泳准时抵达位于江宁路长寿路口的公司,打开电脑,打开阿里旺旺,然后开始统计销量、查看当天发货情况、安排员工工作,等到一切完成,电脑里“叮咚”、“叮咚”声从橘黄色窗口纷纷跳出来,早上的接客高峰时段到了。
  10年前,在ebay开店梦因为合伙人赴美戛然而止,10年后,金剑咏再次下定决心开网店。去年11月,一家名为“快乐眼镜”的店铺在网络上开张,短短半年不到已获得了1颗蓝钻,这对新手卖家来说并不容易。而记者见到金剑泳时,发现他今年已42岁,是个标准的“4050”。
  做过10年实体店
  金剑泳的事业描述起来有点像一块夹心饼干——两头都是触网的生意,中间10年则是实体店店主。
  在开这家网店前,金剑泳的身份是沪上一家面馆的店主,不过在去年春天时,金剑泳把面馆结业了,因为觉得没意思:“这几年上海的铺面租金上涨得太快了,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都丢给了房租,生意越来越难做,干脆趁还赚钱的时候结束它。”此后很长一段时间,金剑泳都在寻找新的机遇。他有个朋友在眼镜厂工作,能拿到货源,是那种现在风靡欧美和东南亚、但国内尚未走红的个性化眼镜,金剑泳做了个市场调查,觉得可行,便在淘宝上注册网店,开张营业。
  他当时也纠结过是否开实体店,但算了一笔账后发现:眼镜店铺面最小要50平方米,每月2万元房租,此外,还要配两个营业员加资深验光师,这笔人力成本的开销就要每月1万元,加上装修费10万——这些最基本的支出都不知道几年能回本。“我现在网上一副眼镜卖200到300元,如果开实体店折算成本,得卖到600元,谁来买?”
  网店的成本确实低了很多,每月6900元房租,5个员工的工资,还有最初的入货成本,5万元就轻松搞定。但由于进入得实在太晚,“新人”金剑泳还是发现了很多瓶颈问题,比如,一开始没有客源,他只能通过往“直通车”(淘宝的广告系统)里砸钱来吸引新客户的点击。在这一点上,金剑泳有点怀念当年的ebay,“那个平台虽然要收交易费,但不存在广告位,没有捷径可走,大小买家一视同仁。”
  中年群体的新变化
  如今,金剑泳的网店算是步入正轨,实现了盈利。他开始有意识地一点点增加货品的多样性,后来,公司的展示柜里放不下花里胡哨的眼镜框,只好把它们放进白色盒子,一个个高高垒起靠在墙边。
  开了网店之后,金剑泳发现自己的生活完全变了一个模样。以前中午溜达到面馆里看看、坐坐、吹吹牛,现在生活节奏完全加快了,不敢出去吃饭应酬、不敢出远门旅游,整天坐在电脑前,就怕漏掉了生意,“有时候晚上也开着电脑,睡到一半听见‘叮咚’声,赶紧爬起来回复。”
  在社会的主流意识中,4050人群是较为墨守成规的一代——准时上班下班、在大型购物中心买衣服鞋子、在网上炒炒股票,闲下来打几圈麻将。不过,金剑泳逐渐发现,他周围的很多同龄人对网店的意识正在发生转变,从最初让子女为他们在网上买东西,到后来自己上网买,如今看到金剑泳网络创业后,也动起了开网店的脑筋,“只是大多数人尚未有信心踏出这一步。”
  虽然是1971年出生的70后,网络技术不够扎实,面对新事物的反应也稍显缓慢,但金剑泳觉得,4050群体在网络开店方面有着80后、90后所无法比拟的优势,“比如目的性,80后大多是凭自己的兴趣开店,而我们则是凭客户的兴趣开店;还比如对市场的把握能力和小企业管理能力,80后、90后也没有我们的经验丰富。”
  这几天,又有很多大叔大妈因为不会操作电脑,来找金剑泳网上“代购”。有空的时候,金剑泳也会手把手教他们网购。他说,网店已经改变了一部分人的生活习惯,未来还会有更多人因此而改变,包括4050人群,甚至是更年长的老年购物族,当客户群体发生了转变,总有中年人愿意“下海”,在网上做生意。
  “不安分”的老年网购族
  在鲁运起的字典中,网购的两大关键词是:省钱、方便。对于一个75岁的老人来说,这两个单词足够吸引人。
  鲁运起是天津人,1964年离开大城市支援国家建设,先后赶赴甘肃、四川工作,最后在陕西汉中的一个小山沟里安顿了下来。这个叫做汉中市014区的地方,环境并不好,周围都是戈壁山丘,2000年那会儿周围没一家像样的商店,出行也不方便——离最近的县城15公里,离汉中市60公里,网上购物的念头由此萌芽。
  2003年,65岁的鲁运起注册了淘宝网,成为第一批网购买家中年龄最大的人,如今网龄已达10年。他网购的涉猎面很广,衣服袜子、食品饮料、针头线脑……很多品牌小地方没得卖,他靠网购来补充,觉得很方便。渐渐地,鲁运起发现了网购更大的好处——便宜,“我现在逛商店时都会把品牌、尺寸、规格记下来,回家在网上搜,一般网店里找到的都能便宜很多钱。”今年4月,家里换电脑,鲁运起去实体店“打样”,最便宜的价格为4488元,跑网上一看,相同配置的才3768元,还包邮,他马上欣喜下单。邻居家的一个老人看到价格这么便宜,也心动了,找他“代购”。
  这不是鲁运起数额最大一笔的购物记录,他在网上买过最贵的东西是一辆燃油代步车,这是他在回天津探亲时看中的一件新玩意,回到汉中后,他找遍县城和市区都没有发现此物,最后却在淘宝上找到了。2011年初,鲁运起花1.6万元买下了此车。
  此后的生活,再次改变。因为有了代步车,生活圈扩大了,他和老伴开始到处旅游,从武侯墓到张骞墓,从古栈道到泰山,2年来走过的旅游景点不下10个,他说,“我不想每天在广场上跳舞,来回于菜场和公园之间,我想开着代步车去海南,环游中国。”
  如今,像鲁运起这样“不安分”的老年购物族,在全国已经有130万人。这其中,不包括子女替老人“代购”的情况。(来源:文汇报 文/徐晶卉)